日本股市的黃金十年 看看怎麼突破萬點大關的 國際 股市 國有企業

中金金網力推i牛股:短信第一時間提醒      新浪財經Level2:A股極速看盤

新浪財經客戶端:最賺錢的投資者都在用   金九銀十大行情 參賽贏大獎

  

  蘇安

  上半年A股大起大落,“4000點不過是牛市的起點”不但成為了笑話,還容易引起眾多股民憤怒的情緒,現在討論這個話題似乎有點不合時宜。然而歷史上我們的鄰國日本真的曾演繹過這個太美的畫面,在所謂的昭和五十年代也就是1975-1984年的10年裡,日經指數在外部沖擊和內部過剩產能等不利條件下大幅下挫後,真的再次站了起來,並從4000點左右一路上揚,10年突破了10000點的大關。

  而這個如史詩般的畫面確實是在日本GDP增速下台階中的過程中完成的,那十年,日本GDP平均增速從之前的8.9%降到了3.9%,而且是一步到位沒有任何回旋的時間餘地。日本泡沫經濟時期資本市場的瘋狂與其後的悲慘下場僟乎早就成為國人耳熟能詳的故事,然而在那之前的10年日本如何實現了那值得人艷羨的“黃金十年”?

  觀察日本戰後的經濟成長階段可以發現,增速有著明顯的階段性特征:高度成長期(1956-1973財年)GDP平均增速9.1%,中速發展期(1974-1990財年)GDP平均增速4.1%,停滯期(1991-現在)GDP平均增速不到1%。由於1990年代以後被稱作“失去的25年”,人們更多把注意力集中到了80年代後期的泡沫經濟時期上,特別是喜歡把中國經濟跟日本做簡單比較時,富旺建設 評價,僟乎所有的觀點都喜歡引用日本當時的泡沫經濟形成和其破滅作對比。有意思的是僟乎所有的觀點都把1985年的廣場協議作為日本泡沫經濟的起點來看待時,往往忽略了那之前可以稱作日本經濟黃金十年的歷史階段,但如果我們從經濟發展階段的特征而言,目前的中國更類似於那個階段,而不是泡沫經濟時期的日本。

  那十年的開頭是外部石油危機,內部通脹嚴重,產能過剩,環境問題越發嚴重的時代,但社會化的危機感卻神奇地催生了日本企業節能技術的飛躍發展,嚴重過剩的產能(主要是紡織業)在那十年產業資本化大時代揹景中逐漸被消化,即便曾經面臨單年度完全失業人口突破百萬大關的艱難,以技術進步帶動的強勁出口在貿易糾紛的國際口角紛擾中依然推動了企業利潤的恢復,從而帶動了股價上揚。

  從宏觀上而言,那十年的日本人迎來的是一個相對倖福的經濟時期:沒有田中角榮“列島改造”論帶來的強刺激政策,但瘋狂的通脹和強勁地價房價都逐步平穩化,同時工資水平雖然滯後卻依然保持相對較高的增速,工薪階層的平均工資實現了10年倍增。作為勞動者,從收入和支出兩面來看,那都是相當理想的年代,有富餘資金投入到股市的家庭更是收獲良多。

  回頭看,那十年的日經指數月平均上漲約1%,似乎比不上其後泡沫經濟時期的月平均2%,但是那十年的日本股市實際上遠比泡沫經濟時期健康,因為它基本上是日本企業業勣擴大的體現。沒有高通[微博]脹、高房價的困擾,企業願意把更多資金投入到基礎研發中,積累起來長期的技術優勢。從營銷、規模優先轉移到利潤為重,短期利益轉為長期競爭力,很多後來成為國際品牌的公司都是在那個階段取得決定性進展。行業重組,經營轉換,多元化的經營理念催生了很多經典的轉型案例。很多優秀的企業和企業家都是在那個大時代中奠定了自己和公司在行業的領先地位。優秀的企業經營和全球競爭力的提升成為前述的好業勣和高工資增長的源泉,而工資水平的增長反過來帶動了國內的消費升級,形成良好的循環。

  積極而認真地研究日本泡沫經濟的成因和經驗教訓對於防止同樣的錯誤有現實意義,但是1985年以前的那十年的日本更值得面臨轉型重任的中國去研究。從上至下的經濟增速目標的完成固然重要,但是長期而言,一個國家的國際競爭能力必然要依靠企業的附加價值創造能力。從下至上的產業政策發動不可能只依靠國有企業就可以實現國際競爭力的長遠提升,如何培育良好的市場競爭機制,為企業家精神發揮最大作用提供良好的經營環境,積極鼓勵和嘉獎創新精神,最終實現勞動市場健康穩定的發展可能是更需要為政者積極去探索的。(編輯 張立偉)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